1. <wbr id="rjy3s"></wbr>
    2. <sub id="rjy3s"><listing id="rjy3s"></listing></sub>
    3. 參考案例

      當前位置:首頁 > 司法案例 > 參考案例

      王飛訴洋河酒廠侵犯實用新型專利權因現有技術抗辯成立被判敗訴案

      王飛訴洋河酒廠侵犯實用新型專利權因現有技術抗辯成立被判敗訴案(2013)參閱案例59號 【裁判摘要】在專利侵權訴訟中,被告主張被訴侵權產...

      王飛訴洋河酒廠侵犯實用新型專利權因現有技術抗辯成立被判敗訴案

      2013)參閱案例59

       

       

      【裁判摘要】

      在專利侵權訴訟中,被告主張被訴侵權產品利用的是在原告專利申請日前已為公眾所知的現有技術,不構成對原告涉案專利的侵權。對此法院應當將被訴侵權產品與現有技術的技術特征進行比對,如構成相同或等同,則認定該被訴侵權產品使用的是現有技術,被告的現有技術抗辯成立,以此有效地遏制將現有技術改頭換面申請為“專利”和濫用訴權的行為,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經濟秩序。

       

       

       

       

       

      原告:王飛,男,26歲,住江蘇省豐縣大沙河鎮李寨街。

      被告:江蘇洋河酒廠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在江蘇省宿遷市洋河中大街118號。

      原告王飛因與被告江蘇洋河酒廠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洋河酒廠)侵犯實用新型專利權糾紛一案,向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原告王飛訴稱:2008917,原告申請了“一種煙酒的防偽結構”的實用新型專利,2009916獲得國家知識產權局的授權。該專利權的權利要求書載明,“一種煙酒的防偽結構,該結構主要由外包裝盒(1)、酒瓶(2)、充值卡(3)三個部分組成;其特征是在酒瓶(2)外的一側,包裝盒(1)的內側,設置有一張充值卡(3)”。20096月至今,被告洋河酒廠將原告的專利使用于其生產、銷售的“海之藍”、“天之藍”系列酒,侵犯了原告的專利權。原告曾于20091125書面要求被告停止侵權未果。2010617,被告針對原告的專利權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提出了無效宣告請求。2010123,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經審查作出了維持原告專利權有效的決定。原告認為,被告未經許可擅自使用原告專利的行為嚴重妨害了其專利的推廣,給原告造成了損失。故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被告:(1)停止侵犯原告專利權的行為;(2)賠償原告損失30萬元;(3)承擔本案訴訟費用。庭審中,原告撤回“海之藍”酒與購買發票的證據以及起訴狀中針對“海之藍”酒的事實理由,同時確認訴訟請求第一項、第二項系針對被告生產、銷售“天之藍”酒的侵權行為以及該行為對原告在全國范圍內造成損失的賠償數額,并明確表示關于“海之藍”酒將收集證據后另行起訴。

      被告洋河酒廠辯稱:(1)被告在原告專利申請日前就已經使用同樣的方式對產品進行促銷,被告享有先用權;(2)被告在產品中放入充值卡只是諸多促銷方式的一種,電話充值卡上沒有任何防偽標識,也沒有其他明示或暗示的方式表明其能夠用于防偽;(31997530案外人王健申請了“利用電話卡防偽的包裝容器”實用新型專利,被告的產品落入的是王健專利權的保護范圍,即使被告的產品落入原告專利權的保護范圍,原告的專利也是公知技術,沒有新穎性和創造性,不應當被授予專利權,王健的專利已公開了原告專利的技術方案所記載的技術特征;(4)被告沒有給原告造成損失,原告起訴被告系濫用訴權的行為。故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查明:

      2008917,原告王飛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了名稱為“一種煙酒的防偽結構”的實用新型專利,2009916獲得授權并公告,專利號為ZL200820160347.2。該專利目前仍處于有效的法律狀態。其權利要求書僅記載了權利要求1,即一種煙酒的防偽結構,該結構主要由外包裝盒(1)、酒瓶(2)、充值卡(3)三個部分組成,其特征是:在酒瓶(2)外的一側,包裝盒(1)的內側,設置有一張充值卡(3)。其說明書記載了該專利的背景技術是煙酒行業的多種防偽技術容易為不法分子所掌握,讓消費者難以區分。該專利的發明目的在于解決目前煙酒防偽技術所存在的不足,提供一種簡單、方便、防偽性高且易于操作的煙酒防偽結構,使用時,打開外包裝盒,取出充值卡,如能順利充進的為真品,否則為偽劣產品。該專利中的“充值卡”為手機充值卡,在和手機網絡運營商取得合作意向后,充值卡的面值可設置在1500元。

      2010617,被告洋河酒廠針對原告的涉案實用新型專利權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提出了無效宣告請求,認為原告專利權利要求1不具備創造性,請求宣告其權利要求全部無效。被告洋河酒廠提供了(2008)宿證經內字第890號公證書、《揚子晚報》、《新華日報》、《現代快報》復印件等證據。經審查,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認為涉案專利將外包裝盒和手機充值卡組合起來后,不僅起到了盛裝瓶酒和手機充值的作用,還能起到防偽的作用,即組合后實現了新的技術效果。這種組合具有實質性特點和進步,涉案專利具備創造性,并據此作出了維持涉案專利權有效的決定。

      原告王飛當庭提供了未拆封的“天之藍”酒1瓶,當庭拆封后,經被告洋河酒廠的技術人員當庭鑒別,確認其生產日期為2009316,批號為161991A6,從外包裝、內包裝等方面鑒定屬于被告的產品,并當庭出具了一份編號為洋司鑒字№8022054的《江蘇洋河酒廠股份有限公司鑒定報告書》。該瓶酒拆封后,打開外包裝盒盒蓋,可見包裝盒底座圓形孔洞內有一個盛裝白酒的酒瓶,在酒瓶外與包裝盒底座圓形孔洞之間放置了一張“中國電信充值付費卡”。該卡正面注明了“天之藍升級版”、“洋河藍色經典”、“充值付費卡¥20(固定電話、小靈通、寬帶、天翼通用)”等字樣;背面注明:“本卡適用于中國電信江蘇省預付費和后付費固定電話、移動電話、寬帶充值付費”。原告認為,被告的“天之藍”酒產品在酒瓶的外側和包裝盒的內側設置了充值卡,完全落入了其涉案實用新型專利權的保護范圍。被告同意原告關于充值卡位置的觀點,但認為該充值卡的作用只是充值,沒有防偽的功能,不落入原告專利權的保護范圍,被告的產品即使具有與原告專利相同或者等同的技術特征,落入的也是案外人王健專利權的保護范圍。

      原告提供了三張江蘇省徐州市定額發票,每張金額100元,原告當庭陳述定額發票系其購買“天之藍”酒所取得。

      1997530,案外人王健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了名稱為“利用電話卡防偽的包裝容器”的實用新型專利,19981014獲得授權并公告,專利號為ZL97236213.4。由于未繳年費該專利權已于2005810終止。其權利要求1為“一種利用電話卡防偽的包裝容器,其特征在于它包括包裝容器本體(1)和防偽電話卡(2)”;權利要求3為“根據權利要求1所述的一種利用電話卡防偽的包裝容器,其特征在于防偽電話卡(2)設置在包裝容器本體(1)內”;權利要求8為“根據權利要求17其中之一所述的一種利用電話卡防偽的包裝容器,其特征在于防偽電話卡為磁卡或IC卡或光卡”;權利要求9為“根據權利要求17其中之一所述的一種利用電話卡防偽的包裝容器,其特征在于包裝容器為盒狀、袋狀、瓶狀或罐狀容器”。其說明書記載,該專利的目的在于“提供一種防偽功能特好的防偽包裝容器”?!芭c現有的防偽容器相比,本實用新型將包裝容器與電話卡配合使用,利用電話卡的不易偽造性來對容器進行防偽,因此具有如下優點:不易仿制、真偽立辨、防偽性好、不能重復使用”?!半娫捒ǖ陌l行由國家專營,指定廠印刷,需要強大的技術、資金實力,偽造者難以有此條件,而且還要冒極大的犯法風險”。

      本案一審的爭議焦點是:(1)被告洋河酒廠被訴的“天之藍”酒產品是否落入原告王飛涉案實用新型專利權的保護范圍;(2)被告洋河酒廠主張的現有技術抗辯能否成立。

      江蘇省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

      1.被告洋河酒廠被訴的“天之藍”酒產品落入原告王飛涉案實用新型專利權的保護范圍。庭審中雙方當事人均確認,被訴侵權產品“天之藍”酒系被告洋河酒廠的產品,且在酒瓶的外側和包裝盒的內側設置了充值卡。原告王飛認為該產品完全落入其專利權的保護范圍;被告洋河酒廠認為該產品中的充值卡作用是充值而非防偽,不落入原告專利權的保護范圍,落入的是案外人王健已失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本院認為,庭審中經當庭拆封,可見被訴侵權產品“天之藍”酒的結構主要包括由包裝盒盒蓋與底座組成的外包裝盒、酒瓶和中國電信充值付費卡,中國電信充值付費卡被置于酒瓶外與包裝盒底座之間,即位于酒瓶外的一側、包裝盒的內側,與原告涉案實用新型專利權利要求1的全部技術特征一一對應,落入原告涉案實用新型專利權的保護范圍。判斷被告的產品是否落入原告專利權的保護范圍應當將其產品與原告專利的權利要求書進行技術比對,審查原告主張的權利要求所記載的全部技術特征,而不是根據被告對產品或產品組成部分功能的設定。雖然被告產品中的中國電信充值付費卡并未表明其能夠用于防偽,但其具有手機充值卡的功能,且在正面注明了“天之藍升級版”、“洋河藍色經典”等字樣,是被告為涉案的“天之藍”酒產品專門定制的充值卡,其與外包裝盒、酒瓶等組合后,不但能起到盛裝酒的作用,還能起到防偽的作用,這種組合實現了新的技術效果。故本院對被告洋河酒廠的充值卡作用僅在于充值、在產品中放入充值卡是一種促銷方式的抗辯意見不予采納。對被告主張的其在原告專利申請日前就已經使用同樣的方式對產品進行促銷,被告享有先用權的抗辯,本院認為被告所提供的相應證據與本案沒有關聯性,不能證明被告是否采用與原告涉案專利相同或等同的方式生產、銷售“天之藍”酒產品,故對被告的該抗辯意見亦不予采納。

      2.被告洋河酒廠主張的現有技術抗辯成立。被告洋河酒廠認為,案外人王健“利用電話卡防偽的包裝容器”的實用新型專利公開了原告專利的全部技術特征,被告產品使用的是現有技術方案。原告王飛認為,王健的專利與原告的涉案專利性質不同,沒有關聯性,原告專利中的“充值卡”不同于王健專利中的“電話卡”,需要生產商通過和手機網絡運營商取得合作意向后定制可以給手機充值的充值卡;而王健專利中的“電話卡”無需特別定制,不具有給手機充值的功能。本院認為,案外人王健“利用電話卡防偽的包裝容器”的實用新型專利權的申請日、授權公告日分別為1997530、19981014,并于2005810終止,相對于涉案專利而言屬于現有技術方案。判斷被告主張的現有技術抗辯能否成立,應當將被告洋河酒廠被訴的“天之藍”酒產品與王健的現有技術方案進行比對。被告的產品包括包裝容器本體和“中國電信充值付費卡”,且充值卡設置在包裝容器本體內,包裝容器為盒狀,除被告的產品使用的是充值卡外,其他技術特征與現有技術方案權利要求1、3、9均相同。本院認為,被告產品所使用的充值卡雖然不同于現有技術方案列舉的“磁卡或IC卡或光卡”,但與防偽電話卡構成等同的技術特征,理由如下:(1)兩者手段相同,都是采用在包裝容器內放入信息識別卡片的方式。(2)兩者實現的功能基本相同,被告產品所使用的充值卡為“中國電信充值付費卡”,適用于中國電信江蘇省預付費和后付費固定電話、移動電話、寬帶充值付費,其功能主要在于電話或網絡通信;現有技術方案使用的是防偽電話卡,其功能在于電話通信。(3)兩者達到基本相同的效果,被告產品所使用的充值卡與現有技術方案中的防偽電話卡通過使用都能達到防偽的效果,如能正常使用則為真,否則為偽。電話卡和充值卡都是由國家電信部門或者專業的通信公司所發行的,都具有不易仿制、真偽立辨、防偽性好的特點,這也正是它們能夠被用于防偽的主要原因。(4)將防偽電話卡替換為充值卡是本領域的普通技術人員無需經過創造性勞動就能聯想到的特征,充值卡是隨著電話和網絡通信等科技不斷進步應運而生的,其使用更為方便、快捷,已被廣泛應用于通信消費服務領域,且這種替換未對涉案產品的形狀、構造或者結合產生實質影響。因此,本院認為,被告洋河酒廠被訴的“天之藍”酒產品雖然落入了原告涉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但被告的產品與現有技術方案的技術特征構成相同或等同,被告的產品使用了現有技術方案,被告主張的現有技術抗辯成立。

      由于被告使用的技術方案屬于現有技術,故被告不構成對原告涉案專利權的侵犯,原告指控被告侵犯專利權并要求其承擔民事責任的訴訟請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被告洋河酒廠被訴的“天之藍”酒生產日期為2009316,被訴侵犯原告專利權的行為發生在2009101日前,應當適用20081227修改前的《專利法》。

      據此,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20081227修改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五十六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專利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若干規定》第十七條之規定,于2011816

      文章評論

      表情

      共 0 條評論,查看全部
      • 這篇文章還沒有收到評論,趕緊來搶沙發吧~
      无码a片,无码a片,无码gogo大胆啪啪艺术,无码变态另类专区
      1. <wbr id="rjy3s"></wbr>
      2. <sub id="rjy3s"><listing id="rjy3s"></listing></sub>